亚洲体育IP独角兽的诞生!ONE冠军赛:迈过十年仍是一个新开始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几乎每个武者都想成为“第一”。在职业搏击赛场上,捧起金腰带的人就是世界第一,这也正是ONE冠军赛品牌的意义。

“ONE 代表着第一名,意味着世界最强。” ONE冠军赛主席兼CEO查特里-西尤堂被拳迷称为“亚洲格斗教父”,他目光炯炯,面部轮廓刚硬无比,带着武者的冷峻气质。从2011年在新加坡创立ONE冠军赛至今,查特里带领团队走过十年征程,打造出亚洲最大的国际体育赛事IP。3月26日ONE冠军赛十周年纪念赛事“ONE:X”圆满落幕,可以看成是这十年成果的集中展现。

在接受凤凰网专访时,查特里提到这场将在154个国家和地区播出的格斗盛典,将其形容是“全球未来5年、乃至10年都会被人津津乐道讨论的伟大赛事。”赛前新闻发布会上,查特里从TUMI旅行箱中拿出重达27磅的金腰带,兴奋地向世界展示这件艺术品。由天然小牛皮配以黄金、红宝石手工锻制而成的金腰带绝对配得上“奢华”的赞誉。象征着王者地位的皇冠上镶嵌着7颗红宝石,分别代表武者应该具有的“正直、谦逊、荣誉、尊重、勇气、纪律和同情心”,每个侧盘都有42颗白宝石,如同捧月的众星。

“ONE冠军赛的世界冠军腰带浓缩着一个格斗家的奋斗征程,他们凭借对这项运动无与伦比的热情,以及超乎常人的努力付出,最终站在了格斗界的顶端。”

纵观武术格斗的历史,分为两条主线——拳腿的比拼,以及如今已经与运动紧密结合的商业竞争。

在有着悠久历史的亚洲,武术曾经在历史长河中承担了开疆拓土、保家卫国的重任,冷兵器时代过去之后,武术以体育竞技娱乐的方式重新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在“ONE:X”比赛铃声响起之前,查特里已经在没有硝烟的商场上战斗十年,经历了亚洲格斗市场的兴衰变迁。

二十世纪末,借助娱乐行业崛起的东风,有着深厚武术底蕴的亚洲搏击市场爆发出惊人的潜力。1993年,日本正道会馆创始人石井和义仿照《街头霸王》游戏模式,将包括空手道、泰拳、拳击、跆拳道、传统武术等不同流派的武者汇集在一起,打造了革命性赛事——K-1。2002年日本K-1GP总决赛创下74500名观众入场记录、2003年12月31日K-1 Dynamite!比赛中,前橄榄球明星鲍勃-萨普对前相扑横纲曙太郎的比赛创下超过40%的收视率,完成了“打倒红白歌会”这个不可能的任务。

在K-1风靡世界的同时,当时的UFC因为强调血腥残暴的场面而被抨击为“人类斗鸡”,正在破产边缘苦苦挣扎。但进入新世纪后,K-1在石井和义爆出逃税丑闻后开始衰败。成立整10年的日本最大综合格斗组织Pride因与黑社会有染而失去电视台转播,最终被UFC收购。从此全球搏击市场重心西移。

回顾日本格斗市场的兴衰,其成功之处在于将武者追梦的经历视作一段英雄之旅。这种契合东方文化内涵的故事在传播上能引起大众共鸣。只可惜,赛事组织者们没有遵循武术的精神,因为违法丑闻挑衅主流价值观,最终自食恶果。

在日本格斗市场沉寂后,一颗新的种子在新加坡扎根。2011年,查特里创立了ONE冠军赛。在创立赛事品牌的第一天,查特里就将价值观放在第一位。他从历史中汲取教训——要做好武术的生意,首先要尊重武术的价值观。

跟纯粹的商人不同,查特里是一位真正的武者。作为日泰混血儿,他从小就训练泰拳,之后又练习柔术,至今依旧每周训练5-6天,每次两小时。查特里将武者的身份放在商人之前。所有的生意都有一个共性,当你要销售一件商品时,必须先找到商品的真正价值。查特里从武者的角度,看到了武术真正价值所在。

“常有人把武术误解为暴力,虽然武术可以在生活中自卫,但这只是表面。我练武30多年的经历告诉我,武术的本质是提升自我。通过武术,我们能收获信心、勇气、坚韧、道德、谦卑、同情心、正直、善良、尊重、荣誉、纪律等品质。武术赋予我们勇往直前的战士精神,足以面对生活中的逆境。武术就是这么不可思议,它可以帮助我们改变生活,把懦弱变成力量,面对恐惧产生勇气,把平凡化为非凡。”

相比北美成熟的职业搏击市场,对于亚洲人民来说,职业搏击还是新兴事物,从消费习惯培养到对职业搏击的认知,都需要时间和足够的耐心。可以想象在ONE冠军赛初期,查特里遭遇了什么样的困难。“当我创立ONE冠军赛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如此非凡的冒险和成就。很多人都在质疑我,说我疯了、太蠢了,头三年中我和我的团队经历了各种拒绝和失败,没有人向我们伸出援手。”

带着对武术的热爱,查特里山塌不后退,浪打不回头,一路往前走。“我一直在努力追求武道,希望成为一个好的武者。一个运动员可能会为了钱而训练,但对武者来说,支持他训练的永远是因为热爱。我热爱武术,武术成就了我。武术给我更多的勇气和力量去面对工作中的难题,武术是激励我的动力。”

2017年,查特里在亚洲CEO峰会上被授予2017年影响力品牌年度最佳CEO。这个奖项实至名归,因为商业套路是人人都能学,但对武术的热爱是学不会的。

ONE冠军赛的全球合作伙伴包括李宁、小米、微软、丰田等实力品牌,这在格斗赛事中十分罕见。查特里将这样的成绩归功于ONE 冠军赛秉承的价值观。“跟宣扬血腥、暴力、仇恨的格斗品牌合作并不安全,但ONE冠军赛顺应主流价值观,弘扬亚洲的正能量,这与很多优秀的国际品牌秉承的价值观是一致的,所以他们会相信我们。”

格斗的精神不仅能打动赞助商和观众,也能引起优秀运动员的共鸣。2018年MMA历史上首例拳手交易事件发生在UFC与ONE冠军赛之间。从2012年起统治了UFC蝇量级,创下11次卫冕记录的传奇人物“大力鼠”狄米崔斯-约翰逊撕下了身上UFC 标签,加盟 ONE冠军赛。他坦言:“我一直不喜欢北美比赛推广方式。那些想出风头的选手通过骂人来吸引眼球。当一个选手当众质问另一人为什么还不签比赛合同时,我觉得很无礼。这样的言论会让大家兴奋,好像另一个人真的怕了一样。我更喜欢亚洲的赛事,武者的精神让大家彼此尊重,这让我舒服。”这段话可以作为ONE 冠军赛对拳手吸引力的注解。

ONE冠军赛的口号是“回归格斗本源,传承亚洲文化,融合多元发展”,为了全面呈现武术的魅力,ONE冠军赛以综合格斗为起点,引入泰拳、踢拳、缠斗降服等更多规则赛事。查特里:“ONE冠军赛在不断进化,我们希望把所有的格斗运动都在舞台上展示给大家。”包括中国搏击名将“坦克”邱建良、《摔跤吧!爸爸》电影主角原型“印度悍娇虎”瑞图-佛加、踢拳大满贯“医师”乔治-佩托西奥等各个领域的顶级明星在内,ONE冠军赛共签约了来自全球超过500位签约运动员,其中100人以上曾获得过踢拳、泰拳和综合格斗的各大赛事冠军头衔。他们都有着共同目标——以ONE之名,成为世界最强。

多种武术在圆笼中的碰撞,给ONE冠军赛带来全新的故事线,在不同规则下挑战自我,创造前无古人的伟业。

3月26日的“ONE:X”中,曾获得过泰拳和踢拳双料世界冠军的斯坦普准备冲击综合格斗冠军腰带,实现“三冠王”的终极梦想。查特里:“斯坦普有很大概率震惊世界,成为史无前例的三冠王。无论是男是女,过去还从未有人能赢得泰拳、踢拳和综合格斗世界冠军。”

ONE 冠军赛的创新如同一颗子弹,洞穿不同格斗运动间的壁垒,让人们可以看到全新的可能——一个在不同赛事规则下称王的“终极武士”。

美国《体育产业周刊》调研25个主流运动的公共和付费有线电视观众的平均年龄,结果显示:体育观众年龄不断增加,截止2016年25个项目平均年龄在45岁以下的群体仅有5个,50岁以上的有16个,占64%。业内称这个现象为“灰发化”(Going gray)。为了对抗“灰发化”趋势,体育需要改变过去依赖电视的传播方式,走进手机、社交平台、视频网站等年轻人的聚集地,这是一场注意力争夺战,速度决定胜负。

ONE诞生于互联网时代,查特里不仅将ONE 冠军赛定位成亚洲最大的格斗组织,同时也要打造“亚洲史上最大的体育传媒公司”,搭上了信息时代的“高速列车”。

“我要让ONE出现在所有平台,无论是移动终端还是付费电视,要让观众在所有地方都能看到ONE的比赛,促使整个生态系统一起增长。我绝对相信ONE冠军赛有朝一日会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体育媒体资产。”

查特里将ONE冠军赛内容制作比喻为三驾马车,分别是格斗、电竞和大众娱乐。

ONE冠军赛中国区总裁李颖曾在NBA中国担任要职,在接受凤凰网独家专访时她表示格斗在社交平台的火爆并非偶然。“篮球足球这样时间长、场景特别大的运动,在手机屏幕上难以欣赏。格斗比赛时间短,每秒都在进攻,随时可能KO,非常刺激,而且圆笼面积小,在手机屏幕上可以很好欣赏。ONE就是出生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生态在不断改变。作为体育内容公司,我们在不断创新尝试。”

这样的尝试显然已经看到了效果。2021年12月3日,中国名将邱建良ONE冠军赛首秀,抖音热榜登顶第一,相关线亿次。

李颖也谈到了本次ONE:X赛事除了在卫视平台播出,同时也会分别在抖音、快手短视频平台进行直播,通过解说互动、KOL直播间互动打赏等方式,增加比赛的观赏性和互动性。

Tubular Labs数据显示,ONE 冠军赛2019年在线亿人次,仅排WWE、NBA和NFL之后,位列全球第四,比UFC 高出18亿人次。ONE冠军赛成为格斗竞技类赛事中的头号玩家。根据2021年6月尼尔森数据报告显示,ONE冠军赛的收视率及互动率位列全球十大体育赛事榜单,与NBA、NFL等其他赛事共同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赛事IP。

查特里再次重申了价值观在体育内容中的重要性。“ONE冠军赛秉承传播正能量的价值观,所有的内容都契合了这种精神,符合年轻人的需求,所以在社交媒体上很受欢迎。作为国际赛事,我们立足亚洲,要向整个世界传播亚洲武术的精神和价值观。”

有机构预计,随着电竞赛事转播渠道数量增长、赛事组织规范化,全球电竞受众将达14亿。根据市场调查,格斗粉丝中有超过60%的人收看电竞比赛。而在电竞粉丝的人群中,平均有四分之一的人同时也是格斗的粉丝。

ONE冠军赛注意到了格斗粉丝与电竞粉丝的高度重合性,积极开拓电子竞技垂直的内容领域。2018年ONE成立了ONE Esports,并与雷蛇、电通成为战略伙伴,正式开启ONE冠军赛于电竞领域的布局,成功举办了ONE Esports DOTA2国际职业邀请赛新加坡站比赛。

要让一项运动“破圈”,在大众平台泛打造娱乐化节目是“不二法门”。在日本,《灌篮高手》对于篮球运动的推动功不可没。只有当年轻人通过泛娱乐化的文化产品发现这项运动魅力的时候,才会参与其中。

ONE 冠军赛与电视和网络媒体合作,在国际平台推出了亚洲版《飞黄腾达》真人秀。在国内,ONE冠军赛与东方卫视联合出品真人秀《飒!武力拳开》,2021年11月4日晚开播首集就有122万人收看,节目收视排名全国卫视同时段第三。在中国移动咪咕视频网络独家播出后累计播放量达到2亿次 ,评分为8.6/10 ,人气口碑双丰收。

另一方面,为了扭转大众眼中格斗的危险性,ONE也发起了一场安全革命。对于拳手来说,在擂台上有规则和裁判的保护,但在减重环节却无法摆脱大幅度脱水带来的健康威胁。为了保证拳手安全,ONE 冠军赛限制脱水减重的幅度。参赛选手必须定期提交日常体重数据,并在赛前进行尿液含水量测试。通过这项措施,拳手可以用接近自然体重的状态参加比赛,确保身体健康。

ONE冠军赛副总裁、UFC名人堂选手里奇-富兰克林解读这项规则:“作为一名前冠军,我无数次经历过脱水减重,切身体会到它给运动员的身体带来多大的影响。站在我个人角度,我很明白对运动员来说,安全有多重要,以及在最佳状态下比赛有多重要,我确信这套新方案能为选手提供保障。”

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出台之后,中国体育市场空前活跃。ONE冠军赛看准时代机遇,迈进了中国市场。

在不到8年的时间中,ONE冠军赛中国团队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2020年全年社交媒体曝光总量超过24亿,社交媒体粉丝数量超过630万,赛事直播累计触达1.9亿人次,电视黄金时段播出时长420小时。2021年12月3日,中国名将邱建良ONE冠军赛首秀,抖音热榜登顶第一,相关线亿次。

在谈到为何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时,李颖告诉凤凰网记者:“从黄飞鸿到李小龙,中国有很多武术偶像,至今还有大量武术门派的传承,很多孩子从小就有功夫梦。根据调查,在中国体育市场中搏击格斗是群众基础最强、增长最快的运动项目之一,仅次于马拉松的增长。截止于2022年,在中国搏击格斗的粉丝群体人数超2亿。跟UFC不同,ONE诞生在亚洲,为亚洲所有能见到的各类武术都提供了展现的平台,特别是站立格斗赛事与中国武术更容易结合。”

在这个碎片化、病毒化、即时性的内容传播大行其道的信息时代,ONE冠军赛在中国的传播也不局限于传统的媒体形式,李颖表示:“过去ONE 主要通过电视和互联网社交互动传播,今年我们会加大与抖音、快手短视频平台的合作,打造多样化的内容合作。通过解说互动、KOL直播间互动打赏等方式,增加比赛的观赏性和互动性。去年我们推出了ONE天猫旗舰店,今年也会跟抖音、快手进行直播带货的尝试。”

同时ONE 冠军赛加强与中国拳馆俱乐部合作,通过《寻英之旅》和《飒!武力拳开》挖掘中国的潜力之星,帮助更多中国运动员走上国际舞台,让世界看到中国力量。

被誉为“中国最强中学生”的张沛勉在《飒!武力拳开》中一鸣惊人,赢得走向国际擂台的机会,首秀国际赛场就四次击倒ISKA世界冠军“定时炸弹”约什-托纳,一战杀入世界前四。而他今年才18岁,未来可期。3月26日的“ONE :X”比赛中,作为首位进入ONE冠军赛男子综合格斗排名的中国选手,“KO男神”唐凯第一回合重拳KO世界排名第一的韩国“战神”金裁雄,向着梦寐以求的羽量级金腰带挑战权发起最后冲刺。

ONE冠军赛舞台上,中国力量正在崛起。而在这些中国明星的背后,有着数以万计的本土支持者。这些都是支持ONE冠军赛未来继续向前的力量。

作为最先进入到中国国际搏击赛事,查特里表示:“众所周知,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跟武术有着很深的渊源。我也了解到中国政府对体育和体育产业发展的雄心,,我看到了政府对中国体育市场的规划,我觉得是时候来到中国发展了。ONE 冠军赛秉持的价值与中国文化传统与很多契合点,这完全符合中国文化,跟其它类似赛事的价值观并不一样,新加坡和中国交往很广泛,我觉得ONE是一个很好的桥梁,可以加深两个国家的友谊、交流文化、传播体育精神。所以我对中国市场有着很大的期待!”

ONE冠军赛在十年中走过了一段很长的路,但这远不是故事的全部,一切才刚刚开始。正如查特里所说:“每一天当作是第一天,今天是ONE的新开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